十大恶心笑话_阿郎的故事|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夭折的花季 -

来源:青草坡文学网   时间: 2021-03-03

  早晨的太阳已是红彤彤的,耀眼的阳光穿过玻璃,抚摸着杨华结实的肩膀和胳膊,杨华没有一点和惬意的感觉,而是痛苦不堪。

  在以往,他早已去学校上学了,这时正在教室里用心听课呢,可今天他没有去,不是他偷懒,也不是他有病,他多想去学校,可是他再也不能去学校了。因为每年中考临近时,每所学校的老师动员像他一样在中考中无望的学生去职中上学,以提高教学成绩,而他没有同意老师的动员和劝说,以不去学校来抗拒学校毫无人性的做法,这无情的环境让一个花季少年怎么学习?这沉重的压力让一个十四五的孩子怎么承担?有谁为他们呐喊一声?有谁为他们说一句公道的话?没有。杨华只觉得自己就像今年山上的小草,因气候干旱,只探出小小的嫩芽,就被夭折了,夭折就夭折了,没有谁发出同情的叹息。

  杨华躺在床上,心里像打碎五味瓶似的,啥味都有,最让他恐惧的就是如何面对,为了他能够安心的上学,在县城租房,没黑没明的在工地上打工,以维持生计。他清楚地记得,有一次他到工地上取钥匙,看见母亲手握一把大铁锨,低着头弯着腰使劲往搅拌机里铲石子,那一铁锨石子约有三十几斤重,母亲就这样不停的往里装,装好后,又拽来一袋子水泥,用铁锨“嗤”地一下,划破水泥袋子,和一个女人把水泥倒进搅拌机,搅拌机开始运转了,她们没有休息,就把远处的石子往搅拌机旁边铲,这时又开来了一辆大卡车,拉着一车石子,约有三十多吨,“哗”地一声,倒在母亲的身边,汽车扬长而去,母亲和几个女人又开始下一次的工作了,他看着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他才知道母亲为啥在做饭时不停地用手捶着自己的腰。母亲为了自己念书,为了这个家,竟干这么艰辛的活,流这么多的汗,这么重的活就是一个男人一天也吃不消的,而母亲一干就是近十年。在这十年间,母亲弯了多少次要,流了多少汗,装了多少石子,有谁计算过,没有,就连母亲自己也没有时间计算过,她计算的就是儿子快一点长大,盼的就是儿子能有出息,别像她一样吃苦受累。

  杨华含满泪花的眼睛,寻找父亲,只见在楼上几十个男人穿着厚厚的衣服,破旧的衣服上沾满了水泥,分不清布的颜色,他们正在浇筑屋顶,他没有看见父亲,他肯定想到父亲和其他工人一样,在拼着自己的性命干活,他似乎看到自己的未来,也和父亲一样干着最累的活。

  杨华看了父母亲劳动的情景,给他上了很深刻的一课,从此以后,他发奋努力学习,遗憾的是自己头脑不开窍,怎么努力,就是不见效果。他曾一度想放弃学习,可一想到母亲和父亲吃的那苦,受的那罪,他就放弃了辍学的念头,再苦总没有父母苦,再累总没有父母亲累,他就坚持着,奋斗着。

  杨华风风雨雨近十年,没有想到厄运就身体抽搐吐白沫怎么回事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他就这样被学校刷了,他质问自己:自己对待起含辛茹苦的父母吗?对待起自己十年寒窗的付出吗?对待起自己的美好年华吗?杨华想到这儿,已是泪流满面,被角湿了很大的一块,太阳已经从他的房间移走了,房间里有一丝冰凉,这冰凉一直冰到他的心底,他痛苦地用被子把头捂住,

  他感觉到自己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没有人同情他,问候他,安慰她,他又进入了回忆,班主任动员他的一幕再一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那是上这周星期二,班主任让班长把他们班二十多名学生叫到九年级办公室,其他同学问班长:“是啥事?”

  班长说:“不知道。”

  其他的同学还嘻嘻哈哈的笑着不停,唯独杨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每年到中考时,这可怕的一幕就会上演,没有想到今年这一幕竟让自己成了主角,杨华的心开始颤抖,手也不听自己的控制了,抖着不停,到了办公室,办公桌上摆着香蕉苹果水果糖,班主任还是笑眯眯的,其他同学没有等班主任说话,拿起水果就吃,只有杨华没有动,他知道这一点雕虫小技是瞒不过他的眼睛的,这不是鸿门宴是什么?

  杨华心里嘀咕着:“班主任真狠心啊,代了三年的学生竟用这样一种假惺惺的手段赶出校门,以维护学校的名誉和地位,可耻啊,可耻。”

  班主任见杨华没有吃东西,就拿起一根香蕉递给杨华,杨华没有拿香蕉,泪水已在眼眶里打转,他真恨自己咋就这没脆弱,为何不像其他同学一样,哈哈地笑,大口地吃,痛快地答应,满足学校和老师无耻的欲望。可他就是做不到,这也许是骨子里的贱命所致。

  班主任开始动员了,没有直截了当地说,先是假惺惺的一段好话,说得天花乱坠,说的自己好像就是神仙,来超度他们这些弱智儿,那是把词典里所有的好词语都用上了,一个比一个动听,善良,但个个词里面藏着闪亮亮的刀子,这刀子终究会露面的。

  班主任说了好一会,没有一个人自愿放弃这次考试的机会,班主任的口气渐渐地硬起来:“好话我说了这么多,你们如果不同意,坚持要参加中考,这是不可能的,你们回家好好的想一想,为你们自己想一想。”

  一个同学发火了:“我有啥可想的,我想参加中考你们不要参加,还有啥可想的,就是为你们自己想一想,这明摆的就是用我们的年华去换你们的地位和金钱,去换当官者头上的乌纱帽,这还有啥想的。”

  班主任一看急了,说:“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这位同学说:“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还是人吗,你还是一个传播文明的教师吗?你和刽子手有啥区别?你就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有癫痫的小孩是不是睡眠不好吗。”

  这位同学冲出办公室的门,没有进教室,直接奔出教学楼,跪在国旗下,紧握双手,悲痛的嘶喊:“苍天啊,你怎么让没有灵魂的人当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啊。”

  班主任急忙掏出手机,给门卫打了电话,只见自动门缓缓地闭上。他跑到门跟前,被保安双手按住,送到班主任手中,班主任得意地笑了:“你能跑到哪儿?”

  其他的同学没有说一句话,只有几个女生偷偷地哭泣着,杨华心里发呆,昔日在课堂上头头是道的讲如何做人,如何树立正确的观和价值观,他妈的这一切都是骗人的鬼话,难道这就是领导和老师树立的正确的观和价值观吗?他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就是建立在扼杀我们的青春和命运之上吗?校长开学在开始典礼上讲的要创建和谐校园,管理上要以人为本,他妈的还是屁话一句,这样扼杀学生的前途就是创建和谐校园吗?这样侮辱学生的人格和尊严就是以人为本吗?

  杨华想着这些无耻的话语,啥态度也没有表,就走出办公室的门,回到教室,趴在书桌上,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趴着,教室里也静悄悄的,只有压抑的氛围洪水一般窒息着每一个学生,直到无情的放学铃声响了,昔日欢乐的场面也没有了,大家只是默默地背好书包各自回家了。

  杨华回到家,没有敢说自己被学校刷的事,只是默默地吃完饭,假装看书,把书摆在面前,他不知如何向父母说这件事,他多次鼓足勇气,把话挤到嘴边,但又咽了下去,在书桌前装了一会样子后,借口自己头痛,就上床睡了。

  第二天早上,他没有去学校,就这么躺着,他想打电话,问一问其他的同学到学校了吗?他拿起手机,却又放下,管他的呢。

  他心里很清楚,在往届学生身上发生的任何事,依旧会发生在他们的身上,在这非常时期,如果班上的学生不来,班主任一定会打电话的,害怕出个啥问题,如果出个有关学生人身安全的问题,那就麻烦大了。

  杨华就想如果班主任打来电话他怎么应付,他正想着这件事,手机响了,杨华一看是班主任的电话,没有接电话,就把手机关了,仍旧蒙着头睡着,他只觉得大脑一会被浆糊填得满满的,一会又像空茫一片,自己的灵魂快要奔溃似的,他狠狠地抓着被角,就像攥着老师的脖子,他不由自己的使着劲,咬着牙:“去你妈的。”

  突然门敲了,他以为是同学来了,那定是班主任派来的,他没有开门,这时他听见是妈的声音,他赶快穿好衣服,开了门,妈妈朝他的脸上一耳光,气愤地说:“我和你爸辛辛苦苦的养活你,你倒好,躺在家里睡觉,对待起你自己吗?对待起我们流的血汗吗?”杨华哭着,噗通地一下子跪在母亲面前,说:“对不起,妈,我们被学校刷了,不安康那个医院看癫痫好?要我参加中考。”

  母亲一听这话,身体往后倾斜,杨华急忙扶住母亲,急得妈妈的叫起来,泪水落在妈妈的脸上,,她脸上的灰尘被泪水冲走,留下一道道深深地痕迹,他才看见妈妈鬓角的白发很多,干裂苍白的嘴唇只是颤抖着,想说话,可就是没有吐出一个字,杨华知道这次把妈妈伤得太深了,比在妈妈身上戳一刀子还痛。

  杨华就这样抱着妈妈,看着妈妈,他才体会到为人父母的艰辛,不仅仅在每一天吃苦流汗,而且还有心上牵挂的事,那就是他们姊妹两个的学习和前途,妈妈啊,你活得太艰难了,可有谁儿女知道你的苦衷,有谁懂得你的心思啊。

  时间像灰尘,在妈妈和杨华的泪水中缓缓地流着,流着……

  中午的铃声响了,父亲从门里进来,杨华也噗通地跪在爸爸的脚下,哭喊着:“爸爸,对不起,我被学校刷了,没有资格参加中考了。”

  儿子的这一句话,像一盆冷水泼在爸爸的身上,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疲惫的眼睛里灌满失望,踉跄几步,瘫坐在床边。其实他在工地上已经听到民工的议论,凡是被刷的家长都恨得咬牙切齿,骂的话非常的难听,只是没有想到这厄运也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他也想骂几声,可骂也没有啥作用,如果骂也解决问题,那世间就没有这么多难解决的事情了。

  杨华见爸爸啥话也没有说,就摇着爸爸的腿说:“你打我几耳光,你心里好受一点,我心里也好受一点。”杨华说着拽起爸爸的手,狠狠地朝自己的脸几耳光,他感到自己的脸烧乎乎的,杨华站起来,给爸爸妈妈倒水,让他们洗一把脸,再做饭吃饭。

  他们虽然洗净了脸上的灰尘,却无法洗净心上的悲痛,妈妈对杨华说:“你们班主任给我打了电话,让你爸爸去一趟学校,不知是干什么?”

  杨华说:“别去了,那是叫你们去签字。”

  爸爸追问:“签啥字?”

  杨华说:“学校把学习差的刷了,害怕有人告状,就让每个学生的家长在一份协议上签字,承认是自己家的孩子自愿放弃中考,即使有人告状,签的协议就是证据。”

  爸爸生气地说:“想的真够全面,够周到,那我不去。”

  杨华说:“你不去,我就无法上课。”

  爸爸又问:“为啥?”

  杨华回答说:“凡是不签字的学生,班主任天天就叫学生谈话,施加压力,让学生无法上课。班主任如果上课,其他的老师就接着和学生谈话,不是辱骂,就是讽刺挖苦,反正一句话,就是不让学生考试。好多学生在老师车轮战的进攻之下下,都失败了,最终孩子把家长叫到学校签治癫痫到那里治疗了字,学校的目的就达到了。”

  爸爸生气地点了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浓浓的烟圈在空中旋转,渐渐地飘散,又是一串眼圈飘在空中,爸爸有挤出几个字:“为啥没有人告?”

  杨华说:“去年有人把这事发到新华网上,也有人告到教育部,告到教育厅,结果是不了了之,把谁也没有告倒。今年比去年刷的更多。”

  爸爸听儿子这么一说,一时也想不出啥好办法,坐在炕头上只是抽闷烟,烟圈一次比一次浓。

  爸爸掏出手机说:“我问一问我的一个工友的孩子怎么办?”爸爸拨通电话:“听说你的孩子也被刷了,你咋办?

  工友说:“我的孩子死活不去学校,就和几个被刷的同学到外地打工去了,今天早上我已经打发了,现在快到银川了。”

  这让人悲伤的消息像一把刀子,狠狠地扎在杨华的父母的心上,好痛好痛。爸爸又拨了几个电话,结果是有的已经签了字,孩子到职中上学去了,可就是没有一个反抗的人,他只觉得孩子一家人就像三只流浪狗,任人唾弃,任人辱骂,任人践踏,没有还手的机会。

  就在一家人一筹莫展时,电话铃响了,爸爸一接电话,原来是班主任的电话,让爸爸去一趟学校,爸爸只嗯了一声,装上手机,甩掉烟头,只见火星四溅,迈着流星大步出了家门。

  第二天,班主任又给杨华打了电话,说你别上学了,学校已经把你开除了,因为你旷课两天,影响极坏。

  杨华一听傻了眼,打电话询问其他被刷的同学,签了字的都到职中上学了,没有签字的被学校开除了。

  杨华已是泣不成声,谁也挽救不了这个花季少年被摧残的悲惨命运。

  我想作为学校,怎能拿孩子的青春年华做赌注,提高教学成绩?怎能用孩子的美好前途铺垫自己的锦绣前程?怎能用孩子的未来染红自己头上的红翎带?

  这每年一度的不见血的血腥摧残何时结束?

  谁能伸出自己强大的手,救救孩子,救救中国的未来。

  每一个花季少年盼望着,每一个无助的家长盼望着。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