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恶心笑话_阿郎的故事|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今生的等待_散文网

来源:青草坡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有的时候,只是一个眼神,就让你沉陷其中;有的时候,只是因为你的一个意外的手势,就让人无法自拔;我呢?只是因为你的一句话,我情愿选择在没有阳光的日子里面。

我叫陈诺,是爸对的,也是妈妈对的承诺。可是他们也许没有想到,就是因为这个名字,注定了我的该是等待那个前世与我有着约定的男人。从小到大,我总是认为能知道自己前世的事情,也仿佛记得,有那么一个人,在一片落叶下,挥洒手中的剑,于是自从家中有了电视,就疯狂的迷上了武侠,可是却又一再的失望,洒在上的血滴,是试管里面的红药水。

从小奶奶说,我是一只红色的狐狸,因为妈妈生我的时候,漫天大雪,一只红色的狐狸,跑到我家门口,朝着我妈妈的房间哀叫,当我生下来以后,狐狸不见了,只是几个狐狸的脚印在雪地里,留下了痕迹。我生下来的时候,没有哭,只是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寻找我要找的人。

“陈诺,你怎么又开始发呆了”陈可来到我的房间,可可可以吹很好听的笛子,可是我却不行,因为我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吹叫它。

“可可,可以吹《红楼》的曲子吗?”我问她,她从后面搂着我的脖子

“姐姐,你可以弹钢琴呀!我喜欢听你弹《命运》”可可的声音很好听,我们都遗传了爸爸的嗓子,可以在深唱出美妙的曲子。可是我现在不喜欢唱歌了。姑姑疑惑地问我( 网:www.sanwen.net )

“陈诺,为什么不喜欢唱歌了”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唱歌了,好像唱歌是属于和的人,而我不快乐也不痛苦,所以我不再唱歌。所以我静静地听楼下的玫瑰唱歌,她明明没有好的嗓子,却唱出了那么好听的曲调,比我和可可的歌声都好听。每次听到玫瑰唱歌,我都会趴阳台上,闭着眼睛。玫瑰会从楼下的阳台上伸出身子,看着我,笑着。我也笑笑。我们没有说话,妈妈不许我和她说话,院子里面的人都不和她说话,因为她的身上披着红色狐狸毛皮。今天我又在听她唱歌,楼下伸出一个身子。

“楼上的,你每天听我们家玫瑰唱歌,要收钱的”他没有穿衣服,健康的肌肉在阳光下,黑油油的,我没有说话,这时候,可可跑了过来

“你们唱歌很好听,我们喜欢听你们唱歌”这时候,玫瑰探出头,靠在那个男人的肩上,娇笑着。

“小姑娘,我听过你吹笛子,很好听”玫瑰说话的声音没有她唱歌好听。

“是你们呀,那弹钢琴的是谁呀?”那个男孩说。

“是我姐姐,她叫陈诺”那个男孩歪着脑袋打量着我,可可骄傲地说。那个时候,我十岁,可可五岁。

一前世的债

“陈诺,你下课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戴耳机呀?感觉你和我们很远呀!”小溪拿下我的耳机。我看了小溪一眼,然后继续戴上耳机,我可不要感受这种闹哄哄的教室,他们也拿我没有办法。

“陈诺,昨天大三管理系的肖政号向我表白了”云丹凑在我在耳边说,我没有说话,只是向云丹笑笑,这个花痴的,从进校开始就喜欢管理系的肖政号。

“云丹,她怎么向你表白的?是不是说喜欢你呀!”小溪羡慕的说

云丹的脸红了“他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女?”

“那你答应了”圆圆问

云丹点点头,看到云丹的表情,可转眼看到圆圆的表情,我知道圆圆也喜欢肖政号,可是圆圆没有云丹的勇敢,圆圆只知道站在球场外看他打球,只知道在肖政号走过的地方,发呆。更重要的是,圆圆没有云丹漂亮。

“下课了,你们要去那里呀!几位大小姐。班长林允浩走过来”我们几个都是从一个高中考到大学的,大一的选修课,我们共同报了一个科目,在高中我们就决定要考到这所大学,约定做一辈子的朋友。我和圆圆在新闻系,云丹在舞蹈系,小溪在汉,允浩在美术系。允浩是高中的班长。所以大家还是一致的叫他班长。

“圆圆,你怎么了,感觉很不开心呀!”允浩走到圆圆的面前。圆圆睁大眼睛说

“班长,你说什么呀!我哪有呀!我很开心呀,一个星期,最开心的就是今天,可以和你们在一起了”

“圆圆,那你的意思就是和陈诺在一起,你不开心呀!你们一个班级,一个宿舍”允浩小儿抽搐怎样治疗啊看着我说。小溪不怀好意的笑了,云丹也笑了起来。圆圆看着我,她没有笑,我没有理他们走出教室。

“你们不要这样对陈诺,要小心高原揍你们“我没有理他们。他们在后面笑着追了上来。

“云丹,你下课了,可以一起走吗?”肖政号走到我们面前,他的眼里只有云丹。云丹点点头,向我们挥挥手,就和肖政号走了。

“哇,好幸福呀!”小溪说

“圆圆,我有话对你说”允浩看着圆圆的眼睛。小溪朝我眨眨眼睛,然后牵着我的手走了,我们两个人走在校园的路上,我摘下耳机。

“陈诺,你看圆圆开心吗?”

“小溪,不要管圆圆开心吗?你开心吗?

“为什么这么问?和我有什么关系?”

“小溪,你为什么会考这所大学,你明明可以考的更好的,你和允浩一样,你们的未来本来可以更好,可是你们放弃了”

“陈诺,别说了,好吗?”小溪的眼泪流了下来,我拉着小溪的手。傻傻的小溪,可以为了朋友放弃很多的东西,明明喜欢肖政号喜欢的要死,可是还是在祝福别人。肖政号是小溪的邻居,从小他们就在一起玩,从初中开始,就喜欢他,只要是有他的地方,她就会努力的去。只要是肖政号能够达到的目标,她也一样要达到。所以,小溪和允浩是我们这群中,学习成绩最好的。高中的时候,他们是老师的宠儿,老师都把他们做为学校的明日之星。可是为了情,他们和我们一样,来到了这个二类学校。

回到宿舍,看到圆圆坐在书桌前看书,我坐到她身边,她搂着我的肩说

“快睡觉了,陈诺”

“圆圆,你今天和允浩在一起开心吗?其实允浩一点都不比肖政号差”

“我知道,陈诺,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也知道允浩对我好,所以我在慢慢的改变自己,别为我担心”

我回到床上睡觉,明显看到圆圆的眼泪滴在桌子上,哎,一个肖政号,让我们几个人都不开心。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肖政号的前世是一个渔夫,圆圆、小溪和云丹都是美丽的鱼,只有我一个人是鱼塘边的一颗树,允浩,是一只螃蟹,一天来了一个老头,他走到我的身边说。“陈诺呀!你这棵树,千年的等待,也让你看见了一千年的所有东西。”我睁开眼睛看见天边的一颗星在我的窗前划过。我从床上起来,看着天边的那颗星在闪耀。

星期六回家,可可在家里看书。

“陈诺,你回来了,大学的好玩吗?”我点点头,送给可可一个手机挂链,是颗星星

“陈诺,你回来了,饿了没有?妈妈给你烧好吃的”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过了一会,我走到阳台上伸出头。

“陈诺,你是不是还记得我们听到的歌声“可可从后面抱着我

“可可,那是我听到的最好听的声音”可可从房子里拿出笛子,开始吹奏《红楼梦》的主题歌。

晚上,我看见可可在电脑写文章

“前世是今生的延续还是开始,为什么能看见前世的人,眼睛里面都有泪水,是不是等待太苦”

可可转过头看见我,站了起来。她的眼里有泪水。她突然抱着我

“姐姐,为什么要告诉我,你不能说话了,是因为上天不要你泄露前世的秘密,我,可是你知道吗?我好你唱歌的声音,难道这真的是前世的债?”

五岁那年我不会讲话,奶奶临死的时候说,我是一只狐狸,上天要收去我的一些特殊功能,我才能像一个平凡人那样长大。奶奶死后,我开始不能说话,只能趴在阳台上听歌,只能弹钢琴,只能听可可吹笛子,我学哑语很快,可是能懂我哑语的人很少,所以我的身边就只有那么几个朋友,像关心我的圆圆,像懂我的小溪,还有聪明允浩,善解人意的云丹,当然更有包含上面一切的可可和。所以老师说我其实是幸福的,我也想,我是幸福的。

二今生的前世

“陈诺、圆圆,今天肖政号说要请你们吃饭,我们一起找小溪”恋爱中的云丹更加的漂亮。我们一起找小溪,来到了一个大房子前面。

“云丹,今天,政号干嘛要请我们吃饭啊?”圆圆说

云丹的脸上有诡异的笑容,我们走进房子,这里是高级的酒店,一楼的天花板高的有点像天空。云丹带着我们走到一个包厢里面。我们走进去,才发现,里面有十几个人,大家都穿的时国内治疗癫痫病的专家尚。

“大家好,今天是政号的生日,这是我的好朋友?”云丹向大家一一的介绍,大家开始吃饭,我坐到小溪的边上,小溪会为我夹菜,我很小溪,她总是那样。这时候,坐在旁边的一个男生开始问小溪叫什么名字?我看见那个男孩的脸在我的脸上扫过,这个时候,一个男生走到我的面前,向我举着杯子。

“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可以和你喝一杯酒吗?”一个很帅气的男,我不知所措,我没有动,他的脸上有一丝尴尬。

“牧野,不好意思,陈诺她不会说话,”云丹走了过来说。所有的眼光都看向了我,中间有的人小声说“不会吧!那么漂亮,不会说话,看来上天真的是公平的”那个叫牧野的男孩来走了回去,我低下头。

“不会说话,怎么了,与什么好奇怪的,陈诺不会说话,是因为她是,上天不让她泄露秘密”小溪站起来激动地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不要笑了,有什么好笑的!”一个男孩站了起来,中仿佛在那里见过他,他冷酷的脸,什么时候?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好了,大家都吃饭,为政号祝福生日快乐”坐在那个男孩身边的女孩说,那一刻我仿佛看见我的前世,在河边的等待,我想到了那晚看见圆圆而做的梦。

吃完了饭,我们一起去唱歌,小溪拉着我的手说“陈诺,我们回学校”云丹看着我,然后央求的拉着小溪的手。小溪生气地说

“云丹,你干什么呀?你男朋友过生日,干嘛要我们大家陪着你一起受罪”

“小溪,难道要你陪我过生日,是你在受罪吗?”肖政号走过来,把手扶在云丹的腰上。

小溪没有说话,她站在那里,拉着我的手。

“好了,小溪,为了云丹,我们就去吧!你看大家都在看我们呢?”我拉拉小溪的手。她看着我,然后点点头。我们跟着来到卡拉OK,首先唱歌的就是那个在饭桌上说话的女孩子,我还是固执的认为,她唱歌比说话好听。她唱那首我熟悉的歌曲。依偎在那个男孩子的肩上。可是我感受她的歌声中有一种凄凉。

“玫瑰,你唱歌还是那么好听”大家站起来为她鼓掌。她看着身边的男孩。眼睛里有泪光在闪动,然后她举起酒杯,喝完了杯中的酒。大家都在鼓掌。

“伊凡,玫瑰跟你唱了那么多年的歌,你真的不表示点呀!”伊凡走到大厅里面,从乐队的手中拿过吉他,低沉的声音伴着吉他的声音。他唱歌比玫瑰唱的还要好听。当一曲结束后。小溪在我的耳边说

“这个男孩好特别呀!”我看着小溪,点点头。这时候,我看见玫瑰跑到大厅,紧紧地抱着那个男孩。突然,我感到自己的心口在,好像拾起了前世的一些。男孩开始疯狂的吻玫瑰,玫瑰身上的花瓣在开放,开放在这个绚丽的房间内,我们的周围静悄悄的,好像都沉静在这个伟大的中。我的头在眩晕。明明看到那个男孩的眼光对准我,这是真的吗?还是我的错觉。

“陈诺,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我们走吧!”小溪在我的耳边说。我点点头。她拉着我的手走了出去,刚到大门口,就有声音传了过来。

“云丹,你的好朋友也太过分了吧!悄悄地想走”我和小溪同时停了下来。小溪说

“云丹,对不起。陈诺不舒服”

“不会吧!她只是嘴巴有问题,只是不能说话,难道还有什么问题”一个女孩尖锐的声音高声地说。

“你说什么呀?你说话客气点”小溪跑到那个女孩的前面。我们都以为小溪会打他,可是出乎意料,那个女孩打了小溪一个耳光,我跑到小溪面前,她倔强的眼神中有一种绝望。

“小溪,你没有事情吧!”政号走到她面前。摸着她的脸,眼中有一种被疼坏的感觉。我看着云丹,她站在那里,没有动,那一刻,我知道,我们四个人终于不能在一起了,那些没有烦恼的日子了。

那一天,我和小溪、圆圆先走了,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我没有意识,我只是知道。小溪哭了很久,我不知道是为了我还是为了她自己。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我看见圆圆坐在我的床上,她看着我。

“陈诺,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昨天小溪在这里哭了一个晚上,我一直都不知道小溪和肖政号的事情,原来最伤心的人是小溪。”

“圆圆,这不能怪你呀!小溪喜欢她是她的事情,你喜欢他是你的事情”

“陈诺,我北京哪里看癫痫病最好终于明白小溪为什么那么的在乎你,在乎你是不是受伤害”

小溪,从小学我们就是同学,我们是一个院子里的,小溪比我大三个月,从小小溪就保护我,而我也是看着小溪为了政号努力。

“圆圆,小溪对我真的很好。其实我也知道,她难过,但是她就是那样,为了朋友,她总是选择退让”

宿舍门被推开了,云丹走了进来。

“圆圆,陈诺,对不起,昨天。我本来只是想让你们也开心下,能够认识更多的人,可是我没有想到会发生那些事情。”

“云丹,受伤的不是我们,是小溪,她昨天哭了一个晚上”圆圆冷漠地说

我看见云丹的眼睛里面有泪水,我想云丹也为昨天的事情不开心,可是,昨天在政号生日聚会上,政号为了小溪难过,为了小溪发脾气,她该是更加的伤心吧!这时候,云丹坐在我的床上。

“陈诺,可以告诉我,小溪和政号的关系吗?”我知道云丹要问我,因为她知道小溪不会说。我摇摇头,在小溪和云丹面前,我会情不自禁的选择小溪。

“陈诺,你、圆圆、还有小溪,你们都没有把我当作朋友,而我傻傻的以为你们是我一辈子的朋友,可是我真的错了”

“云丹,你别那么想”圆圆着急地说“你问陈诺,她也不知道呀!”云丹看着我,然后笑了。“圆圆,你还要骗我,陈诺会不知道小溪的事情吗?”云丹走了出去,在门口,她停了下来,她没有转身,我希望她能像那样给我一个笑脸,可是她没有回头,然后走了。

“陈诺,其实大家都说我们四个是好朋友,可是只有我们大家心里清楚,朋友始终只有你和小溪,我们只是跟在你们身后的人,而且大家也知道,小溪和你是学校的才女,你不会说话,可是你漂亮、会发表新闻稿,会写歌,会弹钢琴。小溪漂亮、学习好、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而且在任何比赛中,她都能拿奖,相比之下,我和云丹,要逊色多了,可是云丹比我好,至少她漂亮,我呢?什么都没有,所以我只能喜欢允浩。可是我多么的喜欢政号,小溪喜欢政号可以,云丹喜欢她也可以,只有我没有那个资格,因为我没有资本站在政号的身边,只能站在允浩的身边。我拉拉她的手,她没有理我。我急着拉着她的手,她回过神,转头看见门口的允浩。他们相互看着对方。允浩不是很帅,他有一点矮。可是他真的很好。过了一会儿,允浩说

“陈诺,我走了,你好好的休息”他转过身走了出去。我拉拉圆圆的手

“圆圆,不要伤害允浩”

“可是我已经伤害了”圆圆跑了出去。宿舍里面恢复了安静。

那天下午没有课,我走到音乐教室,这是我的选修课,音乐老师是个40多岁的,她的气质很高雅,她会很多的乐器。今天这里没有人,我走到熟悉的钢琴是前,拿出我的歌

“明明不想说爱你,

可是你的一个眼神,让我不小心泄露了眼底的秘密。

明明说过要放弃

可是看见你的,我还是要在人群中哭泣

是我的不小心,还是你的样子已经到了我的心底。

是你的泛滥成群,还是我的心有所属

我说过,有一天我要忘记你

可是过去,我忘记自己,还是忘不掉你。

是你的样子太真还是我的记忆太深。

留在昨天的东西怎么转眼没有变成

却成了今天的所有秘密。

我弹着这首曲子,眼泪慢慢的留下来,我看到了自己5岁的时候,站在家里唱歌。

“你还是那么会弹钢琴”我回过头看见那天在大厅内唱歌的男孩。

“我还记得你的名字,承诺,一个5岁小女孩说你叫陈诺”他走到我面前,在我的钢琴上拿着我的稿子。

“大一新闻系的才女,陈诺,漂亮,会写歌,会弹钢琴,可是所有的有点都被她的一个缺点掩盖了,不会说话”我没有理他。

“可是不会说话又怎么样呢?只要被自己爱的人理解那就够了,不是吗?”他把头凑到我的肩上,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在颤抖。他把手房在我的肩上。

“陈诺,你十岁的时候,一个15岁男孩记住了你的名字,今天,你19岁,一个24岁男孩仍然记住了你的名字,你会记得我吗?我郑重的告诉你,我叫叶伊凡,”我记得这个名字,多颅脑损伤后多久发生癫痫前,我就记得这个名字,他在我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吻,不像那天,他疯狂的吻玫瑰。他走的时候,拿走了我的稿子,我坐在钢琴前,没有动,一直到音乐老师来。

“陈诺,你今天又来练钢琴呀?”

我点点头,我很喜欢这个老师。她总是带着笑容。

晚上,走出音乐室,看见小溪站在外面。

“陈诺,你好了”我点点头

“你呢?小溪,好了吗?”小溪点点头。

“陈诺,我们去找云丹。我向她说对不起,我们已经有四个月没有在一起了”我们一起找云丹,在她的宿舍里面,我们看见云丹哭红的眼睛。她看见我们,抱着我们哭了起来。

“怎么了,云丹?”小溪问

“小溪,我今天才知道肖政号身边的女人不少于10个,对不起,我好难受”小溪跑了出去。云丹抱着我,我拍着她的肩,几个月没有见,她瘦了,也憔悴了。

“陈诺,政号告诉我,她喜欢的人还没有长大,我问他是谁,他说,只有陈诺知道的秘密。告诉我,好吗?”我摇摇头,我不想让云丹伤心,不想让小溪伤心。这个时候,小溪拉着政号的手走了过来。

“政号,你告诉云丹,云丹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为什么要这样”政号看着小溪,然后看着可可,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我躲过他的眼神。

“小溪,我一直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不想伤害你,因为我要等我喜欢的人长大,我可以和任何一个女孩子玩游戏,可是我不想伤害你,小溪。对不起云丹,我放弃了你,那天让你看到我和那么多的女朋友在一起,我知道你很伤心,可是我觉得你和小溪一样,现在我不想伤害你们了”

云丹看着她

“为什么,政号?”

“我喜欢的人还只有14岁,就像伊凡喜欢的人今年19岁,我们都是在一天的时间里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爱情,那天,我们15岁,在那个女孩的窗台下,听见他们唱歌,我们惊呆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声音,当我们看到她们的时候,我们在瞬间听到了花开的声音,开在了我们的心上。”

小溪看着我没有再说什么?政号走了。

那个季的联欢晚会,我和小溪、圆圆、云丹穿着厚厚的棉袄。还有14岁的可可,她穿着白的棉袄,带着白色的帽子。我拉着可可,

“姐姐,你们的学校其实很漂亮”

“可可,那你以后来我们学校读书呀!”小溪拉着她的另一只手说

“小溪姐,可是到时候,你们不再了呀!”

这个时候,舞台上传来了我的歌声。

“明明不想说爱你,

可是你的一个眼神,让我不小心泄露了眼底的秘密。

明明说过要放弃

可是看见你的忧伤,我还是要在人群中哭泣

是我的不小心,还是你的样子已经到了我的心底。

是你的泛滥成群,还是我的心有所属

我说过,有一天我要忘记你

可是时间过去,我忘记自己,还是忘不掉你。

是你的样子太真还是我的记忆太深。

留在昨天的东西怎么转眼没有变成回忆

却成了今天的所有秘密。

伊凡在舞台上,还有他们的乐队。

那天,伊凡来到我的身边说

“陈诺,你的歌声让我找到了我自己”

“可可,你怎么还是像一个天使?”政号看着可可说,我和伊凡笑了,小溪,圆圆和云丹也笑了。

四年过去了,我离开了学校,我还是不会讲话,可可也快要长大了。

在那个,我看见了奶奶,奶奶说“陈诺,我亲爱的孙女。你知道你的前世是一棵树,你只能等待“我看见奶奶的眼泪流到我的脸上。”那天,我真的变成了一棵树,可是我看见伊凡变成了一只狐狸。

其实,从10岁那年,我不会讲话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今生的命运只有24年。今生我只能陪我爱的人4年。

走的时候,我看见可可的眼泪在政号的身上,变成了幸福的光环。

伊凡拉着我的手,他伏在我的耳边唱起了那首我喜欢的歌。

首发散文网: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